2008年8月13日星期三

老婆的兩個表妹 - 9,10

老婆的兩個表妹 9

「兩位小新娘,誰先跟我入洞房啊?」
「姐姐先,姐姐先!」樂茜第一次沒有跟她姐姐搶,這倒讓我和樂茹很吃驚,一臉懷疑地看著她。
樂茜倒是沒有什麼隱瞞的,「我聽同學講,第一次都很痛的,讓姐姐先跟你做第一次,我要在旁邊看著,到底有多麼痛。」
「那是不是你姐姐感到很痛,你就不要了?」
「不不不,要當然是要的,那我就會有個思想準備眛!總之必須姐姐先入洞房,是她先跟你結婚的,當然是她先跟你入洞房了,而且她是姐姐嗎,我哪能跟她搶呢,是不是?而且姐姐也應當照顧我這個小妹妹的,對不對?姐姐,你不用害怕,我一直都待在你旁邊,姐夫敢把你弄痛,我就掐他,掐得比你還痛。」

「小茹,不要害怕,姐夫會很小心的,姐夫會慢慢來,你喊痛,姐夫就停下來,等到你適應了再進去,好不好?」
樂茹既興奮又害怕,把頭埋得很低,但同時點了點頭,「嗯!姐夫,我第一個來,我喜歡第一個把身體交給你,你可要好好愛茹茹哦!」
「是的,老婆,」我一句老婆比什麼都管用,樂茹害羞地躲到我懷裡,就輕輕拉著我往床邊走。
「姐夫,姐夫,我也來,雖然我現在只是主婚人,但我這個主婚人與眾不同的,同時也是你的見習新娘,所以你跟姐姐的洞房我是要全程陪同的,反正你們又不會害羞。」說著,樂茜也跟著爬上了床。不過我現在的目標全部在樂茹身上。

樂茹首先就抱住了我的脖子,雙唇就印了上來,雖然是處女,對第一次有很多害怕,但心裡的幸福還是遠遠比害怕強,所以樂茹還是充滿了期待。
我自己坐在床上,讓樂茹靠在我身上,一雙手就在樂茹光滑的背部撫摸,樂茹也開始用小手撫摸我的後背,由於緊張的原因,小手還不停地顫抖著。
「小茹,不要害怕,姐夫會很溫柔的,你如果感到很痛,就立即告訴我,姐夫會馬上停下來,直到你適應後,姐夫再動,好不好?」
樂茹的頭一直就沒有抬起來過,深深地埋在我懷裡,沒想到幾天都很開放的、大膽的樂茹,這個時候竟然十分害羞,一股十足的處女模樣,還真像剛入洞房的新媳婦,一股欲拒還迎的樣子,讓我疼愛的不得了。但我心裡可是打定了主意,今晚這個新娘我是要定了,除非我現在開始永遠不舉,然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,因為我的幾把已經硬邦邦地站立了起來,還一抖一抖的,沒想到小弟弟比我還著急。

我把樂茹放倒在床上,樂茹自己緊緊地閉著眼睛自始至終都沒有睜開過.我跪在床上,雙手在樂茹的胸部和小腹上撫摸著,但並沒有碰到她的乳房和小穴,我必須慢慢地挑逗她,讓她興奮,要不然等一會很難順利破處。
然後雙手在樂茹的乳房上撫摸,樂茹的乳頭早就變硬了,充血的乳頭由粉紅變成鮮紅,就像一個飽滿的紅棗,讓人忍受不了要去撫摸。
我一隻手沿著樂茹光滑的腹部,滑到她小穴的外面,用兩個指頭夾住她的外陰唇,慢慢挪動手指,摩擦著手指間的陰唇,陰唇間由於少量分泌物的濕潤,已經能自由地滑動了。
我知道處女破處的時候都不可能堅持很久,就讓樂茜給我幫忙,「小茜,你也別閒著,過來幫姐夫套弄一下,好不好?」
樂茜正閒著無事,當然樂意幫忙了,她正不知道自己該幹些什麼呢。樂茜比我想像的賣力多了,已開始就把小嘴貼到我屁股上,開始溫柔地給我舔著股溝,一隻手從大腿外側伸過來抓住了雞巴就開始套弄,另一隻手就在兩個肉蛋上撫摸,這些已經給與了我夠大的刺激了。
我一隻手用力地輪流揉著樂茹的兩個乳房,又捏住了乳房頂端的那對乳頭,悄悄大力地捏了幾下,這些挑逗讓樂茹開始興奮了,不停地使勁擺動著屁股。我用手指分開兩片陰唇,兩個手指就同時插進了樂茹的小穴。
小穴永遠是樂茹最敏感的地方,隨著我在她肉穴裡的刺激,樂茹的性趣急劇上漲,肉穴裡開始發熱,淫水開始一股接著一股的往外流,已經打濕了一片床單。

「小茹,姐夫弄得你舒服嗎?你準備好了嗎,」我的雞巴已經在樂茜的撫摸下極度腫脹,我迫不及待地想馬上就插入樂茹的肉穴,但我不得不先讓樂茹點頭,如果不給處女的第一次留一個美好的回憶的話,真是作為一個男人的最大恥辱。
樂茹微微地睜開了一下眼睛,向我笑了一下,同時輕輕地點了點頭,既興奮又害怕,讓樂茹全身都開始發紅,白裡透紅的肌膚讓我撫摸得愛不釋手。

「小茜,把我的雞巴放到嘴裡舔及下,塗點口水。」
樂茜很配合地工作著,每次都把我的雞巴全部含進去,同時用舌頭在肉柱上打轉,要不是主要目標是樂茹,我還真想在樂茜的小嘴裡多插幾下。樂茜不大願意我把雞巴抽出來,但是現在是樂茹的重要時刻,她還是很配合的。
我雙手分開樂茹的雙腿,就跪在她兩條大腿中間,一隻手握住那根象鐵棒似的肉棒,用另一支手的兩指把陰唇分開,就把大龜頭頂在樂茹的肉穴口上,在肉穴口來回磨擦潤滑,讓樂茹有更好的心理準備。
接著,我輕輕地將肉棒插入到樂茹的肉穴裡,但是僅僅插入了一半,以前也插入過,這樣並不會讓樂茹感到緊張,但今天還是讓樂茹全身肌肉緊繃,肉穴壁緊緊地包裹著肉柱,即使有樂茹肉穴淫水的潤滑,我還是不敢強用力抽插。

「小茹,放鬆一點,姐夫會很小心的;小茜,你過來幫姐姐捏捏大腿,讓她好好放鬆,」說著把嘴巴貼到樂茜耳邊,「你舔舔姐姐的屁股,然後去撫摸她的乳房,增加她的刺激,她就不會感到很痛了,好不好?」
樂茜聽話地開始用小舌頭舔著樂茹的屁股,一隻手也開始在樂茹的乳房上撫摸,受到刺激的樂茹真的開始放鬆,咬住肉棒的肉穴開始軟化,同時壓在肉柱上的那股緊迫感也消失了。
「小茹,姐夫要來了,」然後將肉棒在樂茹肉穴裡來回地輕輕抽動幾下,最後將肉棒抽出停留在樂茹的肉穴口上,接著往前猛地一頂,伴隨著「哧」的一聲,肉棒就頂了大半進去,再用裡前頂,心裡好像感受到「嘣」的聲音,整個肉棒就全部插入了樂茹的肉穴。
在我肉棒捅破樂茹處女膜的同時,樂茹痛得上半身和雙腿同時抬起,臂兒顫動、身搖腰擺、腿兒亂蹬,口裡叫著痛:「姐夫,姐夫,痛死了,痛…死了…停下來…啊…」,就一口狠狠地要在我肩膀上,對樂茹的憐惜和肩膀上的疼痛讓我立即停止了一切動作。
樂茹放開了咬著我肩膀的牙齒,同時將手用力撐在我的腰間,不讓我再有任何動作,小嘴依依的道:「姐夫,茹茹痛死了…你…好老公…你等一下…茹茹再讓你動…啊!姐夫,我把你的肩膀咬出血了,你痛嗎?」
我一隻手撐著自己的身體,騰出另一隻手在輕輕地擦拭著樂茹的眼淚,看來真是把她給痛壞了,兩個臉頰上都是淚水,「小茹,姐夫不動了,很痛是吧?來,姐夫親一下,」說著就埋頭去親她,這個動作帶動了插入在樂茹肉穴裡的肉棒,立即讓樂茹痛的叫了出來。
「對不起,小茹,又弄痛你了,還是很痛嗎?」
樂茹點點頭又搖搖頭,「比剛才好多了,你只能很輕很輕的動,每次只能動一點點好不好,等我適應了你再用力好嗎?」我重重地點點頭,就開始很輕地抽動肉棒。

我又看到樂茹眉稍蹙起,痛苦得咬著牙兒忍受,氣息喘喘雙手推著我,那一種欲迎還拒的模樣兒,真是令人又愛又憐.而我的肉棒,被她那狹窄緊暖的肉穴,夾得緊緊的,心裡只受到一種說不出口、而又令人消魂得滋味。發現樂茹並沒有剛才那麼痛苦,我就慢慢的一下一下悠悠的抽送起來。
突然樂茹開始自己鬆開了抓在我腰間的雙手,在自己臉上拭擦著眼淚,還給了我一個笑瞇瞇的淚眼,「姐夫,都差一點被你搞死了,你捅得茹茹好痛啊!」
不知是痛得麻木了,還是樂茹已經適應了,更加可能是後者,因為樂茹擺動不停的屁股這時也停歇了,且覺得她還微微作勢的迎湊上來,嘴裡消失嚷痛的低呼,轉變成為含糊的亂叫,粉臉上那縷騷意的笑容,也就重現了出來,她的手也由推拒變摟抱。
樂茹重重地籲了一口氣,雙手就放開了我的脖子,上半身就放鬆地躺在床上,看來樂茹已經完全適應了,但我還是禁不住低聲問她道:「茹妹這樣的弄,你還覺得痛嗎?」
樂茹微微地笑了笑,「剛才很痛,現在好多了,嗯…好像有點痛,又好像不是痛的感覺,反正,姐夫,你可以弄了,茹茹不怕了!」接著就是滿臉的媚笑。


這次輪到我重重地籲了一口氣,終於完美地衝破了樂茹的處女膜,頓時心裡的那個甜哪,就像整個兒都浸泡在蜂蜜裡一樣。剛才被樂茹的疼痛嚇住了的樂茜,也是像散了架一樣躺在了床上。
「姐夫,你一邊溫柔一邊厲害,那個女人都逃不過你的掌心,看來我這個處女也該結束了,是不是?」
「你,等著吧,現在我可是要跟你姐姐好好的高興一下,你一邊去!」說著就開始在樂茹的肉穴裡用力地抽送起來,從每次抽出小半個雞巴到大半個雞巴,直到最後每次都將整個雞巴插入到樂茹的肉穴裡.
我雙手抬起樂茹的屁股,自己伸直了腰,讓樂茹的雙腿分開在腰部的兩側,就開始有節奏地挺動肉棒。疼痛過後的樂茹,肉穴立即大量分泌淫水,隨著肉棒在肉穴裡不停的抽插,頓時就弄得吱吱水響,床聲格格,看她那兩片花瓣一樣紅鮮鮮、又溫暖、又軟膩的陰唇,緊緊的含著話兒,不停歇的一吞一吐。
淫水繼續大量分泌,從穴壁和肉棒之間的縫隙裡流出,由於肉棒不規律地擠壓,搞得淫水出洞口後四處飛濺,幾乎透明的淫水還夾帶著一絲絲紅色,落紅的痛苦也就被隨之而來的興奮給掩蓋了。
我終於又看到了那一股騷勁的樂茹了,感到無比快活舒適的樂茹,開始漸漸地浪了起來。隨著每次肉棒的插入,樂茹都配合地將屁股往前頂著,迎湊那插下的肉棒,口裡也不時唔唔呀呀繼而喲喲喘叫,連連的叫道:「好啊!姐夫…現在一點都…都不痛了…你搞得我很舒服…我是不是一直…一直在流水啊?姐夫…好老公,你…快點…快點吧…啊…越來越舒服了」

看到樂茹已經完全沒有疼痛的感覺,我已經完全沒有顧慮了,頓時就感到雞巴越來越長,越來越粗,越來越硬,同時也趕到我自己的呼吸越喘越急。
「小茹,你的肉穴好緊吶!不愧是處女啊,這麼緊,就像小嘴一樣咬著姐夫的雞巴,噢!…噢噢噢!雞巴被咬得好舒服啊!」
這時候的樂茹,已經是苦盡甘來,得到大甜之際:「哎喲!好姐夫,好老公,用力點,茹茹好癢啊,裡面…裡面…就是你每次…每次插到底…底的時候…頂到的那個地方,唉…來呀,癢得很呢!」
被樂茹肉穴緊緊地包裹著的肉棒,已經是興奮過度了,我立即加大了抽送力度和速度,每次都將龜頭插到樂茹的子宮,總之每次都沒有讓肉棒在樂茹的肉穴外面留下一點,哪怕是芝麻那麼大小的一點.
抽著,…,插著,…,突然樂茹大叫:「哎喲…姐夫…老公…我不好了呢!死了,這是什麼滋味兒,我說不出來呀,哎喲…尿水被你弄出來了,唉唉,來了啊!」頓時就看到樂茹的尿道口張開,一股尿液就直衝而出,打在我的小腹上。

我知道樂茹的高潮已經來臨了,我也已經憋不住了,也不顧樂茹在連續地噴尿,每次都將小腹緊緊地頂在樂茹肉穴上,將肉棒盡根插入,然後抽到洞口再次盡根插入。
只插得樂茹全身翻騰,慾火衝動得連花心也開了,抵受不來,劇烈地顫抖著,便有一團熱熱的水兒,由肉穴的深處噴射而出。樂茹不由得雙手用力,緊緊的抱著我,兩條大腿也繞在我的屁股上,口裡只是唉唉連聲低叫。
「噢…噢…啊…對…對…用力…用力…頂住…頂住…啊…天…唔,姐夫…好樣…啊…好大的雞巴…啊…姐夫…塞得…好滿…唔…妹妹…好脹…好爽…唔…我要…咬住它…唔…嗯嗯…哎喲…啊…對…用力…幹…幹死…我吧…幹…頂…快…媽呀…媽…媽…小茜…呀…我…升天…升…天了…死了…死…了…」
頓時我就感到自己的肉棒突然被樂茹滾燙的陰精射中了,立即肉棒也迅速發燙起開,我知道自己也要洩了,便將肉棒用力的插入了樂茹的肉穴裡,再將小腹緊緊地頂在肉穴口上,肉棒就在肉穴裡劇烈地跳動,突然腹部肌肉猛烈收縮幾下,陣陣的陽精便朝著樂茹的花心射去。
樂茹登時手足亂顫了一陣,不由得感到自己的身子似是泥遇著水全溶散了,媚目緊閉口兒微合,口裡吐出含糊的低叫,只聽得是「哎喲、死了…,樂死了…呢?」以下便含糊不清的,樂茹已經只能全心全意地享受高潮了,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。
我也是疲憊不堪,躺倒在床上,但並沒有放開樂茹的雙腿,所以兩個人依然是交聯在一起,兩個人竟然就在這種奇怪的姿勢下都昏睡過去了。

好在有樂茜在,知道我們都很累了,幫忙收拾殘局。

老婆的兩個表妹10

當我和樂茹從睡夢中醒來,發現已經是並排躺在床上,身上還蓋了薄毛毯,沒想到樂茜還會這麼體貼人。看看床頭的鬧鐘,已經是半夜兩點了,樂茜卻不在房間裡,「小茜,小茜,你在哪裡?」
「來了,來了,」就聽到樂茜的聲音從廚房了傳來,接著就看到她端著一碗湯走進臥室,「姐姐,嘗嘗我熬的排骨湯,給你補補身體,肯定被姐夫給糟蹋壞了。」
樂茹嘗了嘗鮮湯,「小茜,沒想到你還會熬湯,這麼鮮美,以前沒發現你還有熬湯的特質嗎?」
「當然只熬給姐姐喝了,別人我才不伺候呢,比如某些個色狼,」說著樂茜還用眼睛向我示威。
「小茜,噢,罵人還不帶髒字,好像一直都是你們在引誘我吧?姐夫這幾天可是不斷地給你們貢獻精華喲,是不是也該補一補了,真的沒有姐夫我的份?」
「有,哪能忘了你這個親親好姐夫呢,今天還是姐姐和我的新郎呢,不過你要自己去端,我現在可是只伺候姐姐,噢,姐姐,小茜對你不錯吧?等一下要記得幫忙哦!」這才發現小鬼沒有不求回報的,肯定是等一會要樂茹幫忙。
「哎呀,肚子還真餓,光喝湯不行,我去煮個水餃,等一會大家一起吃!」看來還是必須我這個主廚出手,很快就弄好了。
「好了,大家都出來吧,都去穿件衣服,半夜還是有點涼,小茜,你扶一下姐姐,你看她走路的樣子,還很痛,快去快去。」
樂茜倒是很聽話,連忙過去扶著樂茹,一隻小手還不停地在樂茹小腹上撫摸,「姐姐,是不是還很痛啊?要不要我去幫你掐那個大色狼為你報仇?哼,要是把我弄成這樣,我一定要咬死他。姐姐,還痛嗎,」說著竟然隔著睡褲去撫摸樂茹的小穴。
「小茜,別亂動,下麵都腫了,你說痛不痛?不過現在好多了,你還是不要碰它,讓它好好休息一下。」樂茹擋開了樂茜的手,自己的小手卻禁不住在小穴外面撫摸了幾下。
「別鬧了,都吃飯,一人喝一碗排骨湯,再吃些水餃,然後再去睡覺!」關鍵時刻,大家還是意見統一。
樂茜也不鬧了,但她始終惦記著樂茹的疼痛,小手又禁不住去撫摸樂茹的小腹,「姐姐,剛才姐夫是不是射了很多,可是我發現一點都沒有流出來,你的小穴竟然能夠全部把它都吃掉,看來你比表姐還厲害嗎!」
樂茹羞澀地低下了頭,「我也不知道姐夫射了多少,只知道他射了很長時間,應該很多吧,真的一點也沒有流出來嗎?那豈不是全部都在裡面!」說著就盯著我看。

完了完了,頓時大腦就「嗡嗡」作響,我馬上衝進臥室,翻箱倒櫃,終於發現了那個粉紅色的塑膠瓶,當然是避孕藥了。再看看時間,還好,在事後四小時以內。
「小茹,趕快吃,你們表姐都還沒有懷孕呢,你這個表妹先懷上了我這個表姐夫的孩子,你表姐豈不是要讓位了。」
樂茜連忙開腔,「不用讓位啊,我們都嫁給你做老婆不就行了,就是看看你一個人能不能應付過來三個老婆,我看表姐你一個就夠你應付的了!」
「你們哪個都不差,把你們三個都收了,我看不出兩個月我就成人幹了。」
「趕快吃飯,姐夫,吃晚飯,該輪到我跟你入洞房了吧?」
「不行,不行,你姐夫已經沒有貨了,需要休息,現在是休息第一,明天再入洞房怎麼樣,明天最好了,什麼時候都行,怎麼樣?」
樂茜馬上是一臉的不高興,「小茜,到姐夫腿上來坐,姐夫抱抱就不生氣了對不對?今天大家都很累了,而且半夜呢,吃晚飯大家都睡覺好不好?」說著把樂茜抱著放在腿上,在她臉蛋上親了幾下,又在她乳房、屁股和大腿都撫摸了一陣,終於讓她點頭了。
「好吧,今天就放過你,明天可不許賴了,知道嗎?現在我洗碗,你們都去睡覺吧。」沒想到樂茜竟然來了個180度大轉彎,主動洗碗。

真是一個好覺啊,一直就睡到大天亮,太陽都照了進來。

「姐夫,姐夫,姐姐,該起床了,該是我們入洞房的時候了,」這才發現樂茜已經穿好了樂怡的婚紗,還特意化妝了一番,還真是嫵媚動人呢,讓我看了不禁心動。
「小茜,到姐夫這裡來,」樂茜聽話地坐到了床邊,我馬上爬起來就把她按在床上,對於樂茜這種性格比較調皮的女孩,稍微有一些有力的動作更能增加情趣,「小茜,一大早就打扮得這麼漂亮,是不是忍不住要跟姐夫入洞房啊?」說著一隻手就開始隔著婚紗在樂茜的乳房上撫摸起來。
樂茜只是閉著眼睛,臉蛋通紅,沒想到小鬼竟然還有臉紅的時候,而且全身發抖,看來入洞房對她來說既興奮又緊張。
「小茜,第一次會很痛的哦,而且你小穴比姐姐的小,可能會更痛,你害怕嗎?」
樂茜伸出一隻手去拉樂茹的胳膊,「姐姐,是不是真的很痛啊?姐夫,我害怕,我讓你停,你就要馬上停下來嗷,否則我一定會咬你,比姐姐咬的還厲害,說不定會把你的肉給咬下來。」
「好好,姐夫都聽你的,你叫進就進,你喊停就停,姐夫不會有一點遲疑,怎麼樣?」
樂茜羞澀地點了點頭,又是閉上了眼睛,一付任人宰割的樣子。
我慢慢地輕輕地脫掉樂茹身上的婚紗,拉開背後的拉鏈,首先露出的是樂茜光滑白嫩的上身,頓時露出了呈鍾形的完美乳房。我必須慢慢跟她調情,就將整個臉放在兩顆乳房間摩擦著,硬硬的鬍鬚根輕輕地紮著雙乳之間的空地,再用兩手搓揉著乳房,並享受著樂茜那獨特的處女體香。
我一邊用雙手揉著、捏著表妹的乳房,一邊又用嘴巴吸著、咬著、圈著、舔著她的小乳頭,讓樂茜身不由己的用兩手緊抱著我的頭,一邊喊著:「哦…哦…姐夫…好…好棒的感…覺哦…哦…姐夫…我…我…你…哦…喔…」,樂茜的雙手抱住了我得脖子,身體也開始左右擺動著。
興奮的雞巴已經硬邦邦的了,需要表妹淫穴的慰藉,正強而有力的一抖一抖跳著,「小茜,先幫姐夫舔舔怎麼樣?」我這麼做是希望樂茜能放鬆身體,忘記即將到來的痛苦。
樂茜順從的跪坐在我的面前,用雙手抓住我的雞巴,舔了舔嘴唇,便趴下將我的雞巴含了進去,並用舌頭輕輕繞著我的龜頭,頭一上一下的擺動著。為了給樂茜一個好姿勢,我平躺在床上,讓她趴在我的小腹上吸、舔、咬著我的龜頭。

一會樂茜就開始興奮了,呼吸也開始拉長,我做起來,將樂茜扶躺下,我將婚紗完全從樂茜的腳上脫離,呈現在面前的就是她全部的裸體,微微泛紅的皮膚,在光線下顯得無比的流暢。
一隻手在樂茜小穴的外面撫摸,另一隻手的兩個指頭併攏,就插入到樂茜的小穴裡面去了,一開始就用力地抽插,我只知道樂茜喜歡有力的動作。外面那隻手找到小穴的陰蒂,用兩個指頭撚捏,馬上就刺激了樂茜的性趣。
「啊…姐夫…好…好…棒喔…哦…我…你…快…快…我…我…不行…了…啊啊…」,沒想到樂茜這麼快就有了高潮,也許是因為心裡
特別緊張的原因吧,樂茜身體一陣急擺並顫抖著,淫水便一洩如柱的衝擊著我的指頭。
看到已經挑逗的差不多了,我就準備有進一步的動作了。我分開樂茜的兩片陰唇,扶著雞巴正準備插入的時候,樂茜伸手過來,自己抓住了我的雞巴,將我的雞巴扶著對準她的穴口處,看來是她自己想控制我得一切動作。
看到龜頭已經對準了樂茜的穴口,我就屁股用力一壓,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,我必須一次攻堅成功。雞巴準確無誤的插進樂茜的小穴內,只見樂茜頓時身體猛然一顫,發出了「啊呀……」聲。
樂茜的雙手舉起繞著我的背部緊緊的抓著,指甲已深陷我背部的肌肉中,讓我一痛驚道:「小茜,茜茜,…很痛嗎?要不要我先拔出來呢?」
「不…不用…繼…繼續…姐夫…不…不用管我…快…快…插入…哦…難道…你要…茜茜…痛兩次嗎?」樂茜面帶痛苦的大力喘息道。
看到樂茜痛苦的表情中夾帶著的幸福,我一咬牙再猛力一挺,讓原本已進入穴內的龜頭部份再加的深入,忽然我微微感到樂茜肉穴裡有一樣東西一下子就被我戳破貫通了,而樂茜原本痛苦的臉,顯得更痛苦的,她又發出:「啊啊…痛…痛…啊…姐夫…停一下…求你停一下…痛…痛…啊…啊…」

我立即結束了一切動作,這才發現樂茜已經是淚流滿面,劇烈的疼痛讓她臉部的肌肉都變形了,下嘴唇已經被自己的牙齒咬出破,一點點血絲滲了出來。
「小茜,很痛吧?姐夫不動了,行嗎?要不,姐夫現在抽出來!」
樂茜勉強地對我笑了笑,「我從來沒有感受過這麼疼痛的時候,你再在裡面放一會吧!我也不希望第一次讓你不高興!」
「傻瓜,我怎麼會不高興呢,等你好了,我們還可以有很多次啊,你是我老婆呢,對不對?說不定還要你給我生個白胖小子呢!」
「去你的,你現在動一動看看,最輕的動啊!」
我遵從地輕輕抽動了一下雞巴,樂茜馬上抓緊了我的胳膊,「不行,不行,姐夫,我痛得受不了,你不能動了,你抽出來吧,我以後再讓你搞吧,現在不行了,好像整個下體都裂開了。」
我憐惜地摸了摸樂茜的臉,那張充滿了歉意的臉蛋,「傻瓜,不用難過,我們以後可以再要嗎,對不對?姐夫現在抽出來,你忍一下!」說著手指握住雞巴的根部,一用力就將雞巴抽出,整個肉柱都是樂茜的處女血,隨著洞口封堵的解除,一小股血液就從小穴裡隨即流出,樂茜的流血量比樂茹多多了,這也可能是她感到更痛的原因。
我用面巾紙輕輕地幫樂茜擦乾穴外的血液和自己肉柱上的血液,還特意讓樂茜看了看通紅的面巾紙,「茜茜,你流了很多血,比姐姐厲害多了,好好休息一下。」
樂茜拉住我的手,「姐夫,對不起,我沒能像姐姐一樣,第一次就讓你舒服,下麵好痛啊,我實在忍受不住,你幫茜茜揉揉好嗎,現在還是很痛的。」
我溫柔地在樂茜的小穴外面撫摸著。

沒有留言: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 'TotuliPink'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

Back to TOP